资讯资讯

振动电机转换和计算根据这些参数完成

  碳足迹、绿色能源和气候变化屡现资讯头条,引人瞩目。为保证大家的后代有一个洁净的生活环境,大家必须马上行动起来。为此,发达国家的政府以税费的方式来降低碳排放和能源使用。由于超过半数的电力用于驱动电动马达,因此设计人员不是应该而是必须采用更加高效的马达控制与设计。

  电动马达的作用是把电能转换成为机械能,而效率则是指产生的机械能与所用的电能之比。马达的振动、发热、噪声和谐波属于各种形式的损耗,要实现高效率,应减少这些能耗。那么有哪些设计技巧可供设计人员使用,以帮助他们实现高效率呢?

  本文将先容综合运用磁场定向控制(FOC)算法和脉冲频率调制(PFM)严密地控制马达,实现高精度与高效率。

  标量控制(或者常称的电压/频率控制)是一种简单的控制方法,通过改变供电电源(电压)和提供给定子的频率来改变马达的扭矩和转速。这种方法相当简单,甚至用8/16位微处理器也能完成设计。不过,简便的设计也伴随着大的缺陷缺乏稳健可靠的控制。如果负载在高转速下保持恒定,这种控制方法倒是足够。但一旦负载发生变化,从而导致能量损失。

  相比而言,FOC能够提供严格的马达控制。这种方法旨在让定子电流和磁场保持正交状态(即成90度角),以实现大扭矩。由于系统获得的磁场相关信息是恒定的(不论是从编码器获得,还是在无传感器工作状态下的估算),它可以精确地控制定子电流,以实现大机械扭矩。

  一般来说FOC比较复杂,需要32位处理器和硬件加速功能。原因在于这种方法需要几个计算密集型模块,振动电机转换和计比如克拉克变换、振动电机帕克变换等,用于完成三维或二维坐标系间的相互转换,以抽取电流相对磁通的关系信息。

  如图1所示,控制马达所需考虑的输入包括目标扭矩指令、供电电流和转子角。根据这些参数完成转换和计算,计算出电力电子的新驱动值。完成一个周期的FOC所需的时间被称为环路时间。不出所料,环路时间越短,系统的响应速度越快。响应速度快的系统意味着马达能够迅速针对负载做出调整,在更短的时间周期内完成误差补偿,从而实现更加顺畅的马达运行和更高的效率。

  图1:磁场定向控制可以严密地控制马达扭矩,提高效率。环路时间越短,系统响应速度越快。

  一般采用嵌入式处理器实现FOC算法,环路时间介于50us到100us之间,具体取决于模型和可用的硬件。此外,算根据这些参数完成还可采用App来实现FOC,但无法保证其确定性。因此大量设计借助FPGA硬件加速,来发挥这种技术的确定性和高速处理优势。使用先进的28nm FPGA技术,典型FOC电流环路时间为1。6us1,相对采用App方法明显缩短。

  由于加强马达控制不仅可降低噪声,而且还能提升效率和精度,因此目前大部分电流环路都采用硬件来实现,而且倾向于把速度环路和位置环路也迁移到硬件实现方案中。这种做法是可能的,因为随着数字电子电路技术的进步,单个器件拥有足够强大的运算能力。用FPGA实现的速度控制环路时间和位置控制环路时间分别为3。6us1和18us1。与传统App方法相比这是显着的性能提升,因为传统的位置环路时间一般在毫秒级。

  调制也是提高能效的关键模块。根据负载、性能要求和应用需求可以使用不同的调制方案,而且这些调制方案对马达控制系统的运行影响重大。调制原理图(图2)分析了大家准备在本文中评论的几种调制方案。

  基本的调制方案采用六步进调制法,这代表三相功率桥的6种可能组合(不含111和000空状态,该状态下所有开关均关断)。这种开关方法表示为六边形的6个蓝色顶点。六步进调制法对马达施加大功率,即逆变器的输出电压与Vdc相等。

  虽然输出功率大,设计实现方案简便,但如果马达要求高精度和高稳健性,则不宜采用六步进调制法。这是因为马达运行在非线性状态下,需要从一种状态(顶点)“跳跃”到另一种状态,摇摆筛、气流筛、振动电机、防爆振动,不能平稳运行。

  要让马达更平稳运行,可以使用正弦调制法。正弦调制法能够让马达平稳运行吗,虽然与六步进调制法相比这种方法略显复杂,而且在效率上也没有优势,因为逆变器的输出仅为Vdc的一半,基本上是Vdc/2=0。5Vdc。在调制原理图上,这表示为红圈的内圈。

  为弥补正弦调制造成的损耗,空间矢量PWM(SVPWM)调制法运营而生。SVPWM可以提供1/3 Vdc=0。5773 Vdc的电压。与正弦调制类似,SVPWM也能让马达平稳运行。在调制原理图上,这表示为红圈的外圈。图3是正弦调制法和SVPWM调制法的波形对比。

  正弦调制法和空间矢量调制法均使用脉冲宽度调制(PWM)技术,一种为常见的工业调?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